宋楚瑜在兩大黨壓縮及策略運用,且政黨資源嚴重不足的情況下,一路走來靠個人魅力固守橘營基本盤,被外媒稱"台版的奈德".

到底什麼是"奈德效應"呢?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資料來源:星洲日報

王健壯‧奈德效應:總統選舉的未知數

2011-09-30 09:03

http://opinions.sinchew-i.com/node/21094

宋楚瑜最近被親綠媒體奉若上賓,獨派團體也替他跑腿連署,但綠營“捧宋打馬”的策略即使奏效,宋楚瑜仍然不可能當選總統,最多祇會讓投票結果出現所謂的“奈德效應”。

“奈德效應”(Nader Effect)就是“敗事者效應”(Spoiler Effect)。一個小黨或獨立候選人,雖然勝選機會渺茫,但在一場兩大黨實力相近的選舉中,這個候選人卻很可能會瓜分立場相似候選人的選票,而讓立場相異候選人漁翁得利;這種候選人被稱為敗事者,他對投票結果的影響也被稱為“敗事者效應”。

而“奈德效應”乃因Ralph Nader之名而來。奈德有“美國消費者運動之父”之稱,從1992年到2008年,共參選總統5次,雖然每選必敗,但對民主黨而言,他卻始終是個敗事者,戈爾在2000年以些微票數敗給小布什,民主黨更怪罪奈德攪局敗事;“奈德效應”也從此變成了“敗事者效應”的同義詞。

奈德在1992以“手寫自填(write-in)候選人”身份,參加民主黨與共和黨初選,均告落敗;1996年代表綠黨參選,拿了68萬多票,得票率0.71%;2000年再以綠黨身份參選,得票數近290萬,得票率2.74%;2004年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,得票下滑為46萬多票,得票率0.38%;2008年又獨立參選,拿了73萬多票,得票率為0.56%。

在他5次參選記錄中,2000年那次選舉的“敗事者效應”最為明顯。戈爾在這場選舉中雖因最高法院的裁決而敗給小布什,但根據選票統計,他在佛羅里達州祇輸給小布什537票,但奈德在佛州卻拿了9萬7千多票,如果不是因為“奈德效應”,戈爾在佛州的得票應該超過小布什,也不會發生重新計票糾紛,而讓最高法院介入並作出有利小布什的判決。

由於2000年的“奈德效應”改變了選舉結果,2004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凱里擔心舊事重演,特別在選前與奈德溝通;2008年支持奧巴馬的民主黨人士更連續幾個月呼吁奈德退選,理由是不能再讓極右勢力統治美國,但票投奈德就等於票投共和黨,其結果則美國危矣。

奧巴馬執政至今,聲望一路下滑,明年大選岌岌可危,再加上共和黨目前有意角逐大位的人又個個望之不似人君,有關第三黨應取兩黨而代之的呼聲因而再起;奈德到目前雖未表態是否參選,但他已經發起一項運動,呼吁民主黨推薦6位參選人,在黨內初選時與奧巴馬辯論政策,這項運動也許對奧巴馬尋求連任不構成威脅,但對他的低迷選情卻無異雪上加霜。

在美國選舉史上,第三黨候選人從未勝選。

以老羅斯福總統為例,他原屬共和黨,卸任後因不滿同黨繼任者塔虎脫的政策路線,決定另組政黨參選,但投票結果卻出現“敗事者效應”,他贏了塔虎脫,卻輸給民主黨的威爾遜。90年代裴洛兩次參選,得票率雖然分別為19%與8%,但也改變不了第三黨宿命;奈德5次參選,更證明第三黨的出頭天仍然遙不可及。

而且,第三黨候選人的選前支持率一向遠遠超過他們的得票率,奈德5次參選,每次選前支持率都比得票率高出7%左右,可見第三黨雖是許多人的夢想寄託,但多數選民的投票卻仍然在兩大黨之間選擇;小黨候選人如果被選前民調的幻覺所惑,最後一定會被低落的得票率嚴重打擊。

奈德之所以屢敗屢選,從50多歲選到70多歲,並非因權力欲作祟,他是把選舉當成社會運動,以前他的政見以消費者保護與環保生態為主,這幾年以反戰與反企業犯罪為主;他雖有5次落選紀錄,但社會聲望卻從未受損,至今仍是公民運動代表性人物。

宋楚瑜的敗選紀錄比奈德少,但台灣總統選舉卻與美國一樣,小黨候選人絕無可能勝選,最多祇能像老羅斯福那樣拿到第二名;宋楚瑜若參選到底,則可以預見:台灣這次大選絕對會出現“奈德效應”,未知的祇是效應的強弱而已。(星洲日報/言路‧作者:王健壯‧台灣資深報人)



,

無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