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說,除了政治情勢充滿了不可確定的因素外,整個經營環境也不斷出現變化。去年國泰金控兄弟分家,弟弟蔡鎮宇將手上股票全數轉讓給哥哥蔡宏圖,哥哥為了承接弟弟的股票,將一百多萬張國泰金拿到行庫去質押借錢。今年6/10,蔡宏圖向行庫質押那一天,國泰金的股價還有52元,那麼以一般7成為底限,股價跌破36.4已是危險界線,跌破6成是31.2元,如今國泰金股價創下了29.8元的低價,這勢必造成銀行追繳保證金的龐大壓力。

蔡宏圖是企業界的重量級人物,絕對想不到今年景氣會有這麼大的變化,他們向銀行質押借錢的股票會被追繳,可以想見大環境變化之變化多端,連企業大老闆兩隻手也頂不住。

益通是台灣股市暴漲又暴跌最大的範本,2006年太陽能暴紅,益通的股價炒到1205元,大股東賺到手發抖。後來益通人事異動頻繁,蔡進耀離開,總經理換了好幾個,經營每況愈下,益通2009年虧23.62億,2010年又虧27.55億,連續兩年虧了51.17億,今年又虧33億,三年可能虧近百億,怪不得股價連票面都守不住。葉國一入主益通短短半年多,帳面上已少掉29.21億,成為今年最經典的投資失敗案例。

太陽能LEDDRAM面板並列為「四大慘業」,謝金河的看法是:

(1)DRAM已經趴在地上,況且很多DRAM公司是折舊造成的虧損,本身還有現金流流入,危險性沒有那麼大;

(2)最危險的是太陽能,目前太陽能廠已全數是淨現金流出,如果產業情勢沒有出現逆轉,可能會有人倒閉...。(未完待續)

, , , , , , , , , ,

無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