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轉載自網路)

untitled  

喝下第一口台灣咖啡,淺嚐時舌尖微苦卻慢慢由苦轉為甘甜,那股香甜、甘醇、濃郁在嘴裏久久不散,當溫度約略降至85℃時再入口,令人難以忘懷的滋味再度湧上心頭,也許帶著些微杏仁香,也許帶著些微核桃香。當這沁上心脾的獨特芳香似乎還停留在口中,那濃濃的甘甜已悄然地充滿整個喉韻,幸福的微醺感也隨之向人襲捲而來。 

其實真正喝過台灣咖啡的人,會被台灣咖啡多層次的口感所觸動,除了咖啡本身具有豐富的油脂、獨特的香氣之外,入口濃、純、香的層次非常豐富,而且回甘迅速,真可以說是咖啡中的極品,曾經有人形容台灣咖啡是咖啡中的「勞斯萊斯」! 

台灣咖啡以「黑金」姿態崛起,烘焙好的頂級豆子,一磅飆到4000、5000元高價,行情與高價位的麝香咖啡不相上下。只要冠上「台灣咖啡」,價位馬上三級跳,咖啡廳裡,一杯台灣咖啡要價200到300元,「烘焙好的最貴飆到一磅4000、5000元天價。國外高價位的麝香咖啡,在百貨公司一磅標價6000、7000元,其他通路管道不過3000、4000元就可買到。 

台灣咖啡貴,不單因產量少、物以稀為貴,人工成本過高更是關鍵,台灣女工工資每天起碼20美元,第三世界生產國卻往往不到1美元。這也是台灣咖啡在大型咖啡商成本考量下,只願意進口而不願採購本土豆的原因。 

台灣咖啡曾是日本天皇御用咖啡,古坑鄉農會供銷主任楊復原指出,台灣咖啡有不苦、不澀、不酸、溫潤的層次感,海拔高者入喉格外香醇、滋味豐富。

依據古坑鄉公所網站資料顯示,目前台灣咖啡產地有南投惠蓀林場和鹿谷、雲林荷苞山、台南崁頭山、花蓮瑞穗農場、嘉義阿里山、屏東大武山,種植面積約七百公頃,年產量約百公噸,尚不足台灣消費量的十分之一,所以咖啡豆絕大部份仍仰賴進口。由於進口咖啡豆價格遠低於產量稀少的本土咖啡豆,站在商業考量下,業者很難不將本土豆與進口豆混用,而堅持一豆不混的業者,則顯的艱辛孤獨卻更彌足珍貴。因為咖啡豆的特性,和茶葉其實是一樣的,每一座山所產出來的咖啡豆都有不同的風味,如果和其他進口豆或是較低海拔的咖啡豆混在一起,就會失去他原來的風味,所以真正的好茶與好咖啡是應該很純很純的。

由於產銷特性,台灣咖啡雖貴為勞斯萊斯,主要的銷路卻是精品咖啡愛好者鄉間休閒精品咖啡館,忙裡偷閒走一趟台灣咖啡產地,南投惠蓀、雲林古坑、台南東山、花蓮舞鶴、嘉義阿里山等農場咖啡館,欣賞帶有茉莉花香的咖啡樹小白花,由群山疊翠,到蔚藍海岸,悠閒喝杯咖啡,俯攬不同海拔美景,感動浪漫時刻!

鴻豆王國  

熟悉咖啡的人士都知道咖啡主要分為三大類:阿拉比卡(Arabica)、羅布斯塔(Robusta)與賴比瑞亞(Liberica),台灣咖啡指的是阿拉比卡咖啡。

論及台灣咖啡的歷史要溯及清朝時期,當時荷蘭人就曾少量引進。日本明治時期(1868至1912年),將咖啡栽種在小笠原諸島,而後更廣泛的栽種在沖繩和當時屬日本殖民地的台灣,然而台灣因氣候、緯度、土壤皆優於日本環境,故所生產的咖啡品質更優於日本。在2003年重新掘起台灣咖啡熱之前,少數不放棄台灣咖啡的有心人士保留著日據時期的原種咖啡──阿拉比卡咖啡,這些少數的擁戴者,為今日台灣咖啡的捲土重來奠定了重要的根基。

<補充:產地介紹>

台東太麻里鄉和鹿野鄉如今均可見到咖啡樹。民國八十年代,台九線公路邊還可見到賣自產咖啡。廿年前,鹿野鄉農會總幹事潘永豐嘗試種咖啡,不敵當時茶葉行情好,咖啡漸被茶園取代。鹿野鄉主要栽種阿拉比卡品種,並採有機栽培,目前以賣咖啡生豆為主。隨著咖啡豆身價翻紅,鹿野鄉掀起種植咖啡潮,五年前開始有農民廢茶園,改種行情走俏的台灣咖啡,現有面積約十五頃。去年起採收量增加,新開的鹿鳴酒店也將供應鹿野咖啡。

花蓮縣瑞穗鄉的舞鶴台地,早在日據時期即由日本木村公司在舞鶴台地種下東部第一株「阿拉比卡」咖啡,曾是台灣三大咖啡產區之一;光復後因人工成本升高,舞鶴台地咖啡園逐漸廢除改種茶葉。而日據時期種植的老咖啡樹,僅剩金鶴茶園仍保有約四公頃面積。主要為阿拉比卡和羅比斯塔兩品種,因羅比斯塔品質不佳、口感差,現幾已不復見。近年全台掀起咖啡熱,不少農民改植咖啡,舞鶴咖啡面積逐年增加,現約有三、四十公頃咖啡園。

阿里山種植咖啡,多在茶山、新美、樂野、達邦、里佳及來吉等鄒族部落,面積超過30公頃,許多咖啡農園也強調是有機種植。而第一個在阿里山種植咖啡樹的,就在樂野村,是由鄒築園的主人開始試種,頗為成功。在鄒族部落,海拔上千公尺,阿里山農會協助部落居民種植阿拉比卡品種咖啡,由於氣候溫差大,咖啡豆熟成的風味更佳。阿里山高山咖啡的產量不大,阿里山農會協助農民將產品商品化,烘培製成高品質的咖啡豆,也有眼尖的商人看準阿里山咖啡的好喉韻,與當地農民打合約契作,直接收購高山咖啡,例如,劍湖山世界就在咖啡博物館內賣阿里山高山咖啡,口碑不錯。由於阿里山擁有鄒族風情與極佳的山林景觀,當地景觀咖啡庭園也一家一家開,愈來愈來的鄒族部落民眾投入種植咖啡。

台南東山的崁頭山在日據時期即種植咖啡,栽植區域在海拔300~800公尺間,產區集中南勢村和東原村。栽種以阿拉比卡為主,由於海拔高,咖啡豆飽滿,喝來不酸不苦,採自產自銷,產地價每磅1200元。種植面積約150公頃全台最大,東山咖啡品質佳,烘焙香氣、酸度、濃醇度、總體香味及氣味均有相當水準。

古坑鄉荷苞山與華山,在日據時代就由經濟農場直營栽種約75公頃的阿拉比卡咖啡樹,當年這裡的咖啡品質特別好,曾進貢給日本皇室享用,尊榮的價值等同台灣檜木。10幾年前,張來恩回到荷苞山家鄉,重新在荷苞山種植咖啡樹、開設的巴登咖啡,是最早為古坑咖啡打響名號的人,也是最早將「台灣咖啡」商品化的咖啡廳。荷苞山與華山海拔約300到600公尺不等,屬沙質土壤、排水性良好,特別適合種植阿拉比卡咖啡樹。10年前荷苞山只種2公頃咖啡樹,去年暴增到100公頃,主要種植地點在華山、桂林及荷苞山;華山與桂林因能眺望嘉南平原,山頭開了50、60家的景觀咖啡,成為台灣咖啡產地中擁有最多景觀咖啡的地點。

南投惠蓀林場,在日據時代為北海道帝國大學的實驗林場,民國25年起開始種植阿拉比卡種咖啡。擁有70年的咖啡栽培與技術,咖啡農場的栽種方式較為粗放,不灑農藥及不施肥,訴求有機純淨的咖啡。主要種植的咖啡都為阿拉比卡(Arabica)品種,據傳是清朝時從英國引進,屬於比較高品質的咖啡品種。惠蓀林場屬砂質土壤,排水性佳,海拔約770公尺高,年均溫約為攝氏16到26度,非常適合阿拉比卡咖啡樹生長,林場的咖啡是百分之百有機種植,不灑農藥,也不施肥,讓咖啡從自然土壤中吸取養份,這也造就了惠蓀咖啡特殊風味,惠蓀咖啡還曾獲得美國「農產品世界品嘗會」的銀牌獎。

 

無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